驳历史虚无主义的两种谬论_主页
驳历史虚无主义的两种谬论
更新时间:2018-10-30
 

  【实践新视线・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经过数十年的理论探索和改造开放实践,中国已经成功地开创并持续发展出一条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却又能踊跃接受借鉴所有资本主义文明结果的新途径,这正是唯物史观奠基人在160年前所揭示的超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通向共产主义的历史道路,也是数百万共产党人和国民民众不惜为之就义并梦寐以求、牢牢守住的世间正道,这恰是中国特点社会主义道路。历史虚无主义者企图利用各种方式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引入歧途,最终只能沦为徒劳。

  韩炯 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谬论一,否定马克思主义领导地位的“非马论”或“去马论”。历史虚无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试图从源头上动摇其在中国政治社会生活中的指导位置。历史虚无主义者脱离文本语境,断章取义,曲解唯物史观和马克思的本意。例如,他们抓住马克思说的“我只知道我本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来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存在,进而否定党的引导思想。事实上,马克思的这句话,主要是针对法国工人党中发生破裂的两个派别“可能派”以及“盖德派”表白自己的鄙视和不屑一顾。前者背离革命纲领却自我标榜为“马克思主义者”,后者属于恩格斯所谴责的“以不研究历史为借口的唯物史观的‘良多友人’”,存在着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倾向,却自命为“马克思学派”。可见,作为一种揶揄与调侃的说法,马克思的那句话并不能成为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理由。相反,却是划清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跟反马克思主义思维界限的告诫词和警醒语。实际证明,历史跟公民决定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马克思主义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供应了富强思维武器,中国共产党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始终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让马克思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勃勃活气。历史虚无主义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价值,在实践和实际上都是不准确的。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个别号目“历史虚无主义的方法论基础批驳”(17BKS168)阶段性成果)

  谬论二,损害民族情感的“精日”论。妇孺皆知的事实是,20世纪上半叶,从九一八事变到华北事变,从卢沟桥事变到八一三事变,日本殖民者对中国发动蓄谋已久、精心策划和周密准备的侵略战役,在殖民地推行残暴殖民统治,并扶植汉奸傀儡政权,推行奴化教育和同化政策,发展“皇民化”运动,盘算泯灭中国民众的民族意识和抗衡精力,保护其殖民统治。历史虚无主义者罔顾日本侵犯者在中国罄竹难书的罪行,制作“精日”事端,炒作“精日”气象,重大伤害中华民族的感情。近年来,中国的“精日”分子每每制造事端,攻破历史伦理底线,其背地的思惟根源正是历史虚无主义。在一些著名的抗战陈迹,浮现过身着日本军服的“精日”分子。这种看似出于“无知”实行的“好玩”举动,最大水平川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情绪,辱没了民族英雄的历史业绩,抹煞了先烈英勇捐躯的历史意思。“精日”景象,反映出一个深刻的教诲问题,即迷信历史观点的欠缺,以及对民族历史缺乏尊重和敬畏。因此,历史教导和社会教育中,不仅要传授历史常识,关键是弘扬唯物史观,拧好历史价值观的“总开关”,培育健康的历史意识和审美文化意识,使人们更好地维护历史切实和民族尊严。

  驳历史虚无主义的两种谬论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除了继续聚焦中国革命史和新中国发展史、取舍以革命历史为冲破口外,还捉住一些历史事件的重要时间节点,将“虚无”的触角延伸到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和唯物史观范围,甚至制造出“精日”事端,侵害中华民族的历史情感,虚无民族文化价值和文化精神。对以下谬论,咱们要连续保持警惕,动摇斩断其所有有形无形的“触角”。